时间:2013-4-6 23:12  作者:三峡客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查看:1260  评论:0

她 

从远方传来的光将她的声音磨平, 
身体就在失去尖锐的那一刻惨遭共振。 
血洒进黑黑的空中升华成永恒, 
一个人就这样失去了贞洁与灵魂。 

孤芳自赏的家伙孤陋寡闻, 
暗香浮动的月划伤平躺着的花瓣。 
空对恨的窗户如一面铜镜, 
印象出夏后的一张脸。 

2006.05.27 

相关评论

发表评论:

  • 个人资料

      blogger

      三峡客 生于80后,籍贯重庆垫江,现居巫山。
      电子邮箱:www@sanxiake.com

  • 搜索
    日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