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诗评]读吻梦兄的《流动的抒情》

时间:2013-12-4 14:20  作者:三峡客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查看:2195  评论:0

《流动的抒情》这首诗,共十节,一共78行。各节都存在着浓厚的抒情,各节与各节之间巧妙地组合而成一首富有节律性的流动性的乐曲。我不是很清楚诗歌的属性,但我敢肯定这首诗歌定是诗人写自己的一种实在。这也就和那些故弄玄虚,无中生有,矫柔做作的诗歌形成了一种对比。诗歌意象丰富,情感饱满,笔触细腻,文字流畅,不妨为一首好诗,至少我会如是说。大抵吻梦兄与我有着一些相似的地方,“用自己的步法走自己的路,用自己的嗓门鸣自己的调”。

我相信它定是兄弟得意之作。毕竟我们都或多或少地写过那么几首诗。“从人生的起跑线出发/背负一眼清泉/踌躇迈步前进的路上”,是的,我们早就出发了,不过是不是在奔跑,我还不敢说。但我说,我们毕竟长着两条腿。我也相信,我们是在前进。速度一词我不想多说,唯愿我们不再踌躇才是。

我们有信仰,我们才会“每走过一个村庄/寻访一棵大树/每走过一棵绿树/采下一片叶子”于是你凝望“远方//我虔诚的神啊”。

假若“一个人一辈子用微笑做调料”,那么他(她)将“需要承受多少痛苦的桎梏”。难道一个人比一只狗都不如,难道真的为了快乐而痛苦么。不知道生活中存不存在为了痛苦而快乐的人。一种微笑在吻梦兄的笔下写得如此细腻而饱含力量,以至于我忘记了什么是微笑,什么是痛苦;忘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微笑,什么才是真正的痛苦。

“天空是那样蓝/白云是那样洁净”大自然还是美丽着。此时一位静坐着的诗人有着怎样的心境呢——“沉淀在襁褓底/翻腾的浪花,翻腾的温暖”。“选择一个黄昏”,“打开一扇心扉”又是什么使得诗人会如此力不从心呢。窗外有山有水,杨柳枝飘飘然。“轻抚案上古香古色的雕花”的时候,“对面传来恍如隔世的琴音”。每个人或许都有这样的幻觉发生的可能,但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存在一种自身灵魂世界的自觉,存在一种高于个人命运的精神尺度的呼应。

一个人生病的时候,最害怕的是什么,最渴望的又是什么。从“三月的江南”到“夏天”一个“傍晚的彩霞”,“旷野”的“无穷无尽”带给诗人的仅仅是“书写的诗韵”么。其实“孤独”也不是那么想来就来的,如果你周末去一趟广场,看看众多的人们,你会不会跟着挤进去吼上几声,让自己心情好起来。

想到“玫瑰”,你或许会想到爱情,以至想到另一个人。如果你是男人多半就想到女人,如果你是女人,想不想到女人,就是女人的事了。写一封信吧,虽然是“散散懒懒地涂鸦”但是这样做了总或多或少地能让自己感情的容量得到腾空。“不修边幅的日子”其实随时都存在着。不过时间就是时间,你说是春天,这不,夏天已过了;有人说看见落叶,有人看见果实,有人感觉自己在“荒芜”。当你抬起头的时候,“冬日”就来临了。

我们哭过,笑过。“一曲终了”相信还有一曲。尽管是那么的不如人意,尽管是那么的力不从心。我们还得相信自己,相信我们的脚步声一定会变得大声起来。你还可以再看看——“从沉寂中挖掘喧闹/从喧闹中追寻希翼/荧屏上显示:/请稍候,数据正在搜索中……”

附:

流动的抒情

作者:吻过你的梦

1 

从人生的起跑线出发 

背负一眼清泉 

踌躇迈步前进的路上 

当镜子照照岁月造就的模样 

每走过一个村庄 

寻访一棵大树 

每走过一棵绿树 

采下一片叶子 

远方 

我虔诚的神啊 

2 

一张脸,一只狗,一杯酒 

一个人一辈子用微笑做调料 

需要承受多少痛苦的桎梏 

乘一片雪花漂流 

梦中是一挂黑暗里醒目的白帆 

高扬一支渔歌 

荡漾在夜的波心 

3 

比着风的掌纹行驶 

耳畔是沿途鸟语的温馨 

天空是那样蓝 

白云是那样洁净 

静坐 

沉淀在襁褓底 

翻腾的浪花,翻腾的温暖 

4 

选择一个黄昏 

最好是在一座小楼 

倚山,靠水 

窗外有尖尖的柳叶 

轻抚案上古香古色的雕花 

打开一扇心扉 

对面传来恍如隔世的琴音 

5 

一滴,两滴,三滴…… 

从倒垂的吊针输入 

身体里流动的血液 

那时的我正在三月的江南 

撑着油纸伞走进雨巷 

地上有收藏我倒影的涟漪 

后来,换了夏天 

目光贪恋傍晚的彩霞 

无穷无尽的旷野中 

用心狩猎无法书写的诗韵 

6 

其实,我是喜欢周末广场的 

人多,不容易孤独 

机缘横溢的角落 

一个节奏指挥大家跳: 

一,二,三,四…… 

雨湿玫瑰的断章里 

光彩照人,畅想的蝶影 

一生追随 

7 

雅歌 

没有书信的日子 

无题是一抹晨曦 

散散懒懒地涂鸦 

拨动琴弦 

天簌之音袅袅由远及近 ? 

旧信笺里的纸鹤一夜复活 

石室里,谁的梦魇幽美源长 

8

不修边幅的日子 

戴一顶春的头冠上场 

芳草如茵 

踏青的脚步紧紧跟上 

榕树下那一声尖叫 

微笑在林间 

9 

就这样把你抛弃 

一个人搁在某个位置的荒芜 

莫名回顾幸福的欢娱 

亲临冬日 

冲登尘烟废弃的城堡 

那一撮紧皱的眉头 

那一盈干涸的抿笑 

有往事淌过的泪痕 

10 

一曲终了 

从沉寂中挖掘喧闹 

从喧闹中追寻希翼 

荧屏上显示: 

请稍候,数据正在搜索中…… 

(2005年04月25日 也木应诗友而作)

 

相关评论
  • 个人资料

      blogger

      三峡客 80后,曾用笔名也木,籍贯重庆垫江。
      电子邮箱:www@sanxiake.com

  • 搜索
    日历
    随机文章